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為逝去的一

2020-09-17 02:37:31


為逝去的(全) 作者:風中影
               為逝去的
作者:風中影
               (01)刀
  記憶是手背上的一道傷口,在它剛止血結痂的時候是萬萬不能碰的,任何小
心翼翼的撕扯都會造成撕心裂肺的痛疼,當它成了疤,再經過幾年,卻會時而有
些癢,讓你忍不住去撓一撓。
  愛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慾又是怎樣一個定義?它們能離開對方而獨自存活
麼?哪個又更重要一些?這個世界上究竟有愛情這狗屁東西麼?──當然,下面
我要講述的並不是一萬個為什麼,只是生命裡的一段記憶,小小的,略帶傷感的
記憶。
  是發生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的事情,那個時候改革開放剛過十年,還沒有
互聯網,也沒有手機,沒有東京熱,也沒有加勒比。那個時候天是淨淨的藍,雲
是潔潔的白,水是澄澄的清,就連街上來來往往的男男女女,他們臉上的笑,也
彷彿是附著一層處女膜,陽光下,映著純純的白。
  只是世間萬物就是這樣,天使因惡魔才有了她存在的意義,黑襯著白,日與
夜相糾纏。
  我愛過晨,這是確信無疑的,晨應該也愛過我,我說「應該」,是因為人心
總要隔肚皮,雖然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她愛過──很多時候,對方的心思
不能憑感覺,不能憑語言,也不能憑表情……我的意思是,她媽什麼也不能憑。
活到現在這個時候我已經遇見過了太多的謊言,比如前一陣子我曾眼含熱淚信誓
旦旦的跟某個女人說我愛她,可只用了一泡尿的工夫便意識到自己只是在做著一
次深層次的自我催眠。我與晨之間那不太美滿的結局應該要歸罪於我,當然,這
裡我之所以這麼有擔當,也許只是因為這樣說會讓旁人隱約覺得我這個人還不算
太壞──我其實是個人渣,我自己當然清楚。
  回過頭想,其實,當那天下午那把刀插進武的肚子裡時,我就明白了,我與
晨的愛情在那一刻已經身受了重傷。
  我仍清楚記得那個週日的早晨,那個簡陋的衛生間,晨對著鏡子刷著牙,小
嘴上沾著白沫,小腦袋一晃一晃的,哼著當時的一首流行歌,像一朵無憂無慮不
知世間疾苦的小天使──即使是過了這麼多年,哪怕記憶裡她的翅膀上總是沾滿
了精液,我仍然堅信,「天使」這個詞就是為晨而創造的。
  晨讓了讓,讓我拿自己的牙缸,我沒拿,直接從背後抱著她要吻她的臉,晨
扭頭躲開,含著滿口的白沫唔唔說:「不要!髒!刷完牙!」我不理,堅持要親
,她小嘴一噥,偏頭在我臉上親了一小口,把半嘴的白沫子塗到我臉上,哄孩子
一樣的說:「啊小寶寶,聽話!」
  我們交往的那一年多,這樣溫馨的場景幾乎天天都有,哪怕是我鬧脾氣或是
她大姨媽來的時候,可我記憶裡留下的並不太多。其實,「遺忘」並不是件壞事
,相反卻是這世上最可愛的東西,它能讓人們有勇氣繼續活下去,無論曾經歷過
多大的苦痛。
  我一邊刷著牙一邊側臉瞅著晨,晨兩隻小手合在一起,正緩緩揉攤著手心裡
洗面奶,越揉越慢,慢慢紅了臉,停下不動,過了半晌,看了眼門口,又低下頭
,說:「你能不能再跟武說說,他們剛在這裡面作……又沒關門。」
  「嗯?又看到了?……先敲敲門確定裡面有沒有人不就得了?」
  「這次我敲了!」晨鼓著嘴,有些生氣:「他們沒應聲!」
  我抱著她,「寶寶,寶寶」的叫著,又噥著聲求她:「我們睡一屋吧,讓他
倆一屋,這樣大家都好……好麼?」
  晨紅著臉,低著頭,想了半天說絕對不行,說你會幹壞事的。過了會兒又壓
著聲音說:「……再過一陣,好麼?」
  那是個晴天,週日,在武的建議下,我們四人去爬城市近郊的一座小山。
  我們四人同校,一所普通的理工大學,我,武,晨三個人同班,建築系大二
,武的女友楠大三,英語系。武是本市人,可他一直住學校宿舍,上個月一次酒
桌上,武建議我們四個人在學校外面合租個房子住,說是他一個親戚的老房子,
價格很便宜。晨也同意了,她是個嬌嬌女,宿舍人太多,據說還有一個打呼嚕的
,她經常睡不好覺,可她死活不同意我跟她一個屋,非要我們兩個大老爺們一屋
,她們兩個大小姐一起。
  晨是個很保守的女孩,她的初吻是我在一番艱苦卓絕的奮鬥之後才死磨硬纏
討來的。班上女生不是太多,質量也很不靠譜,按當時男同胞私下裡的話說,全
世界的霸王龍都跑到我們班裡來了,於是晨這隻小羊在裡面就顯得尤其的奪目。
班上二十多個男生裡,武是第一個追求晨的,開始一陣子,晨也沒什麼表示,給
她的小禮物也收下了,有天晚飯後在我們男生的嘻笑裡還給武約了出去,可自那
天以後,無論武如何糾纏,晨鐵了心的不再理他,私下裡有傳言,說是當天晚上
武太心急,在大街上就對晨動手動腳,結果給挨了一巴掌。
  我在班裡,是個不起眼的男生,當然,如果能再誠實一些的話還需要在不起
眼前加個非常,長相一般,頭腦一般,學習一般,家境更是一般。再加上高中那
會兒有過一段非常尷尬的初戀,所以大學那會兒在感情方面實在是擠不出什麼自
信,與晨交往,最初還是她找了個藉口讓我陪她去一家新開的美術專用店買水粉
、水彩一類寫生用的顏料,說她不知道門,當時我也沒聯想太多,可當晨第二天
紅著臉說要請我客答謝我的時候,我腦門上像忽的給愛因斯坦撒了一泡尿變得比
第一天聰明了些。
  其實,無論長相,身高,家境我跟武都要差很遠,據說武的老爹是某個藥廠
的老總,姥爺還是中央裡不小的一個官,武是系裡籃球隊的頭號得分手,今年又
進了校隊,人帥球也打的好,學校裡倒追他的女生一大片。一直就不明白,為什
麼這樣優秀的男生晨都不要,偏偏又會喜歡上我,曾試探著問了她好幾次,晨一
直笑著不說,最後逼得沒辦法,就哄孩子般的說我是她一直以來夢裡的白馬王子
,說第一眼就看上我了。
  那座偏僻的小山,風景確實不錯,只是我們以前爬過,本不想去的,想趁好
不容易的週末多跟晨過一下二人時光,好趁熱打鐵多爬爬她的兩座小山好爭取能
一舉攻下她的谷地,可實在架不住武的軟磨硬泡──武好體育,好鍛煉,愛爬山
,可能跟家裡打小的熏陶有關,他爸當過兵,據說還打過越戰。去年的全校運動
會,武一、二百米都得了第二,鉛球也得了個第三。 
  山爬到一半,下起雨來。楠指著遠處樹林間的一個破舊的房子,說去那邊避
避雨吧。
  是個廢棄的小屋,應該是以前護林員休息的地方,裡面只有一張桌子,一張
破床,屋裡充斥著尿臊味,想來曾有不少的雞巴小逼們委屈著來方便過,屋的角
落裡甚至還高挺著一小卷已經乾黑卻依然搖曳多姿風華不減的大便。與它對視了
一眼,晨匆匆捂了嘴,馬上就要吐的樣子,我笑她,說你別搞的跟剛懷上了一樣
。楠則安慰晨,說按她的經驗那是她們女人拉的,不髒。
  我們四個站在屋裡靠門的地方,默默看著屋外的雨絲,沒多久,從遠方跑過
來一幫人,離門口四五米遠就喊著讓我們快讓開,說好狗不擋路。
  他們一行八個人,看打扮應該是哪個建築工地的農民工,蹦跳著竄進屋裡,
都給雨淋得通透,其中三個站在我們旁邊用手撥弄著頭髮,不停晃動著身子,像
一隻隻剛從河裡遊上岸的健碩土狗在抖著毛上的水。另幾個湧到床邊坐下,對腳
邊那一小卷大便視若無睹,一邊口裡操著老天的親娘一邊脫著濕淋淋的上衣,有
兩個甚至不管不顧的脫起了長褲。
  屋子不大,一下子又擠進八個大漢,一時顯得很擁擠,晨旁邊一個中年大漢
的膀子有意無意都蹭到了晨身上,晨忙向我靠了靠,皺了皺眉,我有些生氣,正
要說他們幾句,這時武沖我眨了眨眼,意思可能是他們人多,這荒郊野外的最好
別惹她們。雨下個不停,這時,楠忽的叫了一聲,回頭沖一大漢橫眉冷對:「手
老實點!」又跟武說:「他剛摸我屁股!」
  還沒等武反應,那大漢滿臉不屑的說:「摸你怎麼啦?!好貴重的屁股!鍍
金的麼?!爺摸你是看得起你!」
  「你不要臉!!」楠脹紅了臉。
  「看你就是個騷逼!還裝得跟個仙女一樣!我兄弟也就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
,還吃了你了!」這時,床上一個濃眉毛的大漢嚷嚷道,另兩個也作勢要起身。
  武忙去拉楠,衝著那幾個人說:「哥,誤會,誤會啊!」又低聲在楠耳邊說
:「別惹他們!」
  楠任那幾個壯漢又嘻笑了幾句,閉上嘴不再啃聲,過了一會兒,可能是氣不
過,衝著地面輕聲喃喃說:「鄉吧佬!」
  「你說什麼!!」床上那濃眉漢馬上像根彈簧從床上站了起來,指著楠說:
「騷貨,你再說一遍試試?!」
  「你媽才是騷貨!」楠也不理晨在旁邊的拉扯,毫不相讓:「就說了怎麼了
!一群鄉吧佬!!」
  那濃眉漢愣了愣,可能是第一次碰著這麼野的妞兒,又回頭看角落裡一直不
吭聲的一精瘦男人:「老大,人家都欺負到頭上了!」
  那精瘦男人冷著臉掃視著我們四個人,最後眼神定在楠臉上,忽的一笑,緩
緩悠悠的說:「老四,小丫頭麼,不懂事,你跟她一般見識幹嘛……過會兒你用
雞巴把她嘴堵上不就得了?」又說:「兄弟們,制住那倆小子。這麼好的天兒,
不操逼可惜了。」
  我跟武還沒反應過來,已給旁邊三個人控制住──這搞體育跟打架還真是兩
回事,即便是武那麼壯的身子,也給兩個漢子輕而易舉的就按在地上一動也不能
動,我的左胳膊也給旁邊的一留絡腮鬍的漢子扭到背後,直接撲倒在地,臉貼著
水泥地給頂趴在那裡。
  楠和晨一時愣在那裡,像給定住了,等床那邊幾個人過來拽楠時,兩個女孩
才連聲尖叫起來,晨給那濃眉漢扇了一巴掌,隨著他一聲「老實點,蹲下!!」
,便像個木偶一便的乖乖蹲下。楠意識到他們要幹什麼,尖叫著,雙腿亂蹬著,
掙扎著,卻仍是慢慢給三個壯漢架到桌子那邊,給按趴在粗糙的木質桌面上,兩
腳搭在地上,不停的蹬動著。
  「武!……武!!……」這期間,楠一刻不停的尖叫著武的名字,又撕著聲
音喊:「救我!!」沒幾聲嗓子就啞了。
  武在地上扭了半天,卻給兩個壯漢把的死死的,武臉貼著地,大喊:「哥!
哥!!我們錯了!啊!我們錯了!你們高�貴手!!多少錢你們出個價!!我馬
上去取!!」
  「我呸!」精瘦漢子一口濃痰吐到武臉上,咬著牙說:「還真把老子當鄉吧
佬,當要飯的了?!!」又從口袋裡掏出一把折刀,展開遞給守著晨的那個漢子
,說:「老七,看好了!哪個不老實,劃臉的劃臉,割雞巴的割雞巴!不她媽給
點顏色看,還真把咱們兄弟看扁了!!」
  看著那邊三個人把手的把手,把腿的把腿,把楠死死按住,精瘦漢緩緩走過
去,解了楠的腰帶,幾下把楠的褲子內褲扒下去,楠雙腿亂蹬著,嗓子沙啞的撕
叫著,卻擋不住下身給脫的淨光,兩胯又給那精瘦漢子用腿架著緩緩分開。
  外面的雨仍下著,隨著一陣風稍到屋裡,淋到了臉上,我躺在那裡一動不能
動,胳膊給壓在自己後背上,像是馬上就要斷掉,忽然在這一刻我耳朵裡沒了一
絲聲響,楠的兩片臀肉在我面前不斷晃著,我盯著她臀肉間那兩片肉瓣,像在開
著一朵嬌豔的花。我咽了口唾沫,猛一醒神,又看向晨,見她只是呆呆的看著前
方,像是已經給嚇傻了。
  精瘦漢子一邊伸手輕輕劃著楠胯間那道肉縫,一邊不急不慢的解著自己的腰
帶,在楠的嘶叫聲裡又緩緩把雞巴掏了出來,不長卻很粗,黑黑的,像剛在墨汁
裡浸泡過。他右手劃著楠的肉縫,左手擼著自己的雞巴,過了一會兒,忽的臉上
有些不耐,「操!」了一聲,蹲下身子,臉對著楠的屁股,衝那逼口狠狠的吐了
一口唾沫,楠身子晃得更急,卻給另三個壯漢加力壓得一絲也動彈不得。
  「老大,沒想到這騷逼不僅有點姿色,這線條子還挺不錯的呢,看這鼓的鼓
,細的細,光看著我這都硬了!那小逼……嗯那小逼,好像給人用過了啊。操,
騷貨。」濃眉漢子在對面一邊摸著楠的臉,一邊踮著腳扯著脖子盯看另一邊楠的
胯間,嘴裡喃喃有聲。
  精瘦漢子不理他,只是拿著黑雞巴,劃著肉逼邊緣,把吐在那面的唾沫歸籠
到肉縫處,然後一筆一劃像一個正臨摹著字帖練著毛筆字的小學生一般認真的劃
弄著肉縫。
  「武!!……」楠全身抖動著,嗓子嘶喊著,沙沙,幾乎發不出聲音來。
  我定定看著那圓鈍的肉頭在楠的肉縫間擠動著,然後緩緩的把它擠了進去。
  「我操你們媽!!」武在地上瘋了般的罵。
  精瘦漢子一言不發的操著楠,楠這時也不喊了,也不再掙扎,雙腿張開著,
像具屍體趴在桌子上。慢慢的武也不喊了,外面的雨也停了,這時屋裡靜靜的只
有精瘦漢子前胯拍打楠屁股的聲音以及雞巴和陰道那特有的摩擦聲。
  把住楠的三個漢子試著慢慢鬆了手,楠仍是一動不動的趴在那裡,濃眉漢子
把自己褲子也脫了,掏出把刀子,貼到楠臉上,又把雞巴伸過去,讓楠給他舔雞
巴,說不含的話就劃了她的臉,又說如果她敢咬的話,就割了武的雞巴。楠頭耷
拉著趴在那裡,看著面前的雞巴呆了片刻,終於張開口,讓濃眉把彎彎的還粘著
黃黃尿垢的雞巴捅進了嘴裡。
  嘆著粗氣,嘟噥著「舒服」「好口」,濃眉閉著眼高聲呻吟起來,慢慢加了
速度,挺動起來。屋裡響起楠一陣陣想吐卻又吐不出來「哦哦」的聲響,楠的嘔
吐聲與操逼的聲音連成一片。可明明是那麼悲慘的一件事,我下面卻硬了,硬得
比以前哪次看毛片的時候都要厲害,我有些羞愧,像考場上正做著小抄的考生看
監考老師一般的看向晨,見她也呆呆的看著,臉色蒼白。
  濃眉高叫兩聲,身子急聳了四五下,然後把腰胯猛力向前頂住不動,楠悶聲
咳嗽著,急急扭著頭,要把嘴巴裡的雞巴吐出來,濃眉死死的把著她的頭,讓她
扭動不得。這時,她身後的精瘦漢子也猛然加快了速度,幾抽之後,把腰胯向前
猛挺頂住楠的屁股不動,遠遠的,一黑一白兩個身子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半晌,精瘦漢子把半軟的雞巴退了出來,轉到桌子另一側,把雞巴送到楠嘴
邊,拍著楠的臉輕輕說:「來,寶貝,給爺添乾淨了!」他的話音剛落,楠便像
個木偶一般的張開小嘴,慢慢把那半軟的雞巴整根含住,這時,從她胯間慢慢扯
下長長一掛白白的絲線,最後,在尾端接連凝成幾滴,向地面落去。
  「老五,老六,換你們了!」精瘦漢子看著給楠吮得瓦亮的雞巴,輕輕的吩
咐說。
  我看武,見他正呆呆的仰頭看著晨,我又去看晨,見她正臉朝著我,目光無
神,不知在想什麼。
  我們四個就像認命了一般,一聲不再吭,一動不再動的趴在趴,躺的躺,蹲
的蹲,呆在原地。任他們輪換著人看押著我們,輪換著人操著楠的嘴和陰道,楠
在第四個人操她的某個時候,輕輕哼了一聲,那個人應該是個老手,操了沒多久
,楠又慢慢張著嘴,哆嗦著嘴唇,最後屁股猛的上下抽筋似的擺了幾擺,小嘴又
一偏,吞出嘴裡雞巴,嗚的一聲,偏著頭,大口大口的喘起氣來。
  「哈!老大!」旁邊的濃眉笑出聲:「這騷逼給老三操出高潮來了呢!哈!
騷貨!!」
  外面的雨又下了起來,這時,屋裡靜靜的,他們已輪過一輪,有幾個還輪過
兩輪。濃眉說:「誰有勁接著操!別讓那騷逼閒著,涼氣了就不好操了!」
  大家都悶著聲不說話,濃眉忽的看著我,說:「那孬種應該是那邊那個妞的
男朋友,這騷逼他應該沒操過吧?」又去看那個精瘦漢子:「大哥,你說是不是
啊,閒也是閒著,那就便宜這小子,讓他操唄!」又忍不住拍了拍手說:「哎呀
!我怎麼會這麼有才呢!!來,大兄弟,都說這朋友妻,不客氣,那你今天就不
客氣一下唄!」
  濃眉又說:「老七,鬆開他,看他那慫樣,給他點膽他也不敢折騰!敢折騰
連他馬子大家也給輪了!!」
  我這時腦子空空的,像個殭屍一樣的給那個人領到楠身後胯間,任由那幫人
哄笑著,任由那個人把我的腰帶結開,把內褲扯下,讓我硬的跟鐵一般的雞巴彈
出來,引得他們又一陣哄笑。
  「操!看大哥,這小子雞巴都要抽筋了呢!尖挺的都快戳著肚皮了!」、「
二哥,你看人家比你矮半個頭,這雞巴卻是比你高出一個龜頭呢!」、「這雞巴
可真她媽嫩呢,我都忍不住要上去舔一舔呢!」、「那老八,咱就別客氣,你上
去舔唄!哈!」
  我呆站在那裡,不敢去看武,更不敢看晨,他們那邊一點聲音也無,可這時
我寧願他們哪個能大罵我一通。
  「小子!你傻站著幹什麼?!你她媽到底操是不操!你再不操信不信我劃了
你馬子的臉?……老五,把那娘們兒的臉劃了!!」
  聽著那邊晨的尖叫聲,我全身抖著,挺著雞巴向楠胯間插去。那嬌豔的肉縫
間,白色的精液仍在不斷湧出,隨著我慌張一捅,楠身子震了一下,雞巴貼著她
的肉縫劃過去,肉尖鑽進她的陰毛裡。我定了神又試了一次,又劃了過去。接連
試了幾次又沒能插進去,這時,我只覺屋子裡靜靜的,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我越來越慌,臉更是紅,更是不得要領。
  「……這,這小子該不會是個處兒吧?」這時濃眉說,忽的一拍大退,大喊
:「肯定沒錯!!……大哥!這小子是不是個傻子啊,那個靚的馬子,他竟然是
個處兒!哈!真是開國際玩笑呢!哈!傻子!!」那些人馬上跟著哄笑起來。
  我悶著頭一遍遍機械的向前插著,這時楠身子忽的扭動開,調著高度、角度
,似乎在幫我找著方向,可這時我的雞巴已經開始軟了,努力了幾次後,最後全
軟了下來。
  我咬著牙站在那裡,看著自己軟軟的雞巴,正像一塊破抹布掛在胯間。
  「這小子軟了呢!!」濃眉又大笑:「操!中看不中用!」上前猛的拍了一
下楠的屁股說:「騷逼,來,剛才看你屁股扭的挺帶勁的呢,這麼想讓他操,那
你就起來把人家的雞巴舔硬了先!」
  楠跪在我身前,盯著我的雞巴,我看著她滿是精液的臉,她又仰頭盯著我的
眼,恍惚著我從她眼神裡觸到了一絲大姐姐對小弟弟的疼惜,還有一絲情人的熾
熱,下面的雞巴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硬挺了起來。隨著楠那小嘴輕輕合上,雞
巴頭彷彿是進了熔鐵爐裡,緊接著,只覺楠那小舌在肉頭底部飛速的抖動起來,
這一瞬間,我只覺身子一下子輕了起來,身子猛的向前抖了幾抖,接連三股精液
射進楠的嘴裡。
  楠咳嗽幾聲,略有驚訝的看著我,嗓眼蠕動著,慢慢把精液吞了下去。
  屋子裡又半晌不見聲音,又是濃眉最先喊起來:「我靠!!操!……大,大
哥,你說說,這,這有一秒麼?!哈!今天真是開了大眼了!!啊,對了大哥,
這小子是個處兒,說不定那個小娘們也是個處兒呢,你給她開了得了,再說就不
是處兒,讓大家也可以有興趣再玩一輪麼,老操這一個有什麼意思,你說是不是
大哥?」
  「我跟你們拼了!!」我只覺幾股血漿子湧上了腦,還沒等那大哥說什麼,
已紅著眼朝守著晨的漢子衝了過去,卻忘了褲子還沒提起來,一下子給絆倒在地
,給一個漢子又把我胳膊別到了後背上,臉貼著地,再次動彈不得,只能「啊啊
」的不甘的嚎叫著,耳朵裡又傳來一陣大似一陣的哄笑聲。
  哄笑聲還沒息,又傳來晨驚恐的尖叫聲:「不要!!不要!!……方!方!
!救我!救我方!!」
  我趴在地上,用盡全身的力道扭動著,蹬踢著,嘴裡一聲高似一聲的叫著「
跟你們拼了」,這時,他們又上來兩個漢子,把我另一隻手也扭住,一人去把我
的腿,給我蹬開,這時,那個濃眉漢子把折刀狠狠的壓在了我脖子上,從牙縫裡
說:「小子!別她媽給臉不要!別以為我不敢殺你!我她媽手裡早有兩條人命了
,也不多你一個!!」
  感受著那冰冷冷的刀鋒,感覺到自己熱的血淌到它上面,全身的勇氣也彷彿
在這一刻隨著血從身體裡淌了出去,我的腦子忽的給死亡的恐懼充斥,頓時身子
軟了下來,一動不再動。耳聽著晨仍在尖叫著我的名字,我側過臉,不敢去看她
的眼,晨的尖叫裡,夾雜著衣服撕裂的聲音,我仍是動也不動,臉貼在地上,那
一刻我只是想著能夠把腦袋扎進土裡去。
  這時,又一陣撕裂聲傳來,晨忽的尖叫了一聲:「武!!救我!!」
  我心裡震了一下,又聽武那邊像猛獸般的吼了一聲,然後,人一下子竄了起
來,把扭著他的人甩到一邊,抓起地上的一把刀子,向晨的方向衝過去!我仰頭
看過去,見武護在晨身前,跟瘋了似的揮著手裡的刀子,那幾個人都躲的遠遠的
,一個正用左手摀著右胳膊,應該是剛給武劃了一刀。屋子裡大亂。「你她媽把
刀放下!」「信不信我弄死你!」的聲音不絕於耳,濃眉趁著一個間隙,欺身上
前,把手裡的刀子一下子捅進了武的肚子裡!又不等武手裡的刀揮過來,一個驢
打滾,遠遠的滾開。
  武仍是把晨緊緊護在身後,手裡刀子仍在雜亂的揮著,彷彿還不知道自己肚
子上正扎著把刀子。那些大漢遠遠的看著武,都不說話,武也慢慢停了下來,屋
子一時靜靜的,「啊!!」這時晨和楠幾乎同時尖叫了起來,都看著武肚子上的
那把刀子。
  「大哥,一不做,二不休!要不都弄死?!」這時濃眉看著那個精瘦漢子說。
  精瘦漢子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說:「我操你媽!你捅他幹嘛!真她媽掃興
!!這點破事,還要弄出人命,你腦子進屎了?!」又衝著武說:「小子,聽好
了,你應該死不了!不過,那刀子你可千萬別拔!拔了你可能真要小命不保了!
!」又從我錢包裡把我的身份證、學生卡搜去,揮著它們說:「聽好了!這次就
放過你們,兄弟們下山的時候,也可以順便幫你們叫救護員過來。你們要報警,
也隨你們,不過,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那時遭殃可就不只你們了!!」
  雨停了,天晴了,屋裡靜靜的,那八個走了很久,這時楠看了我一眼,走到
武身邊,給他擦著臉上的汗,柔聲問:「疼麼?」
  晨也呆呆的移到武身前,一會兒看看武肚子上的刀子,一會兒又看武的臉,
眼裡泛著淚,嘴裡喃喃有聲:「你別死……你可千萬別死……是我害了你……是
我害了你……都怪我……」
  我仍然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那一刻,他們彷彿已經忘記了我的存在,那一
刻,我也只想著能從那個場景裡消失掉。
  我緩緩�著頭,看向他們,看向晨,看著她的臉,彷彿看到她對我的愛在慢
慢背我而去。我與她之間,隔著武,隔著一把刀,那刀插在武的小腹上,卻更是
插進了我的心裡。
               (02)楠
  楠是荊棘叢中的一朵玫瑰,有如她茂密陰毛間那瓣鮮豔的肉唇;楠是一條靜
靜流淌的溪水,讓你不由的會脫衣下去品味她的清澈,卻讓你跌入溪水下那無底
的深淵,深淵有如她的陰道那麼幽靜、潮濕、暗無天日;楠又是雪山下的熔岩,
有如她冷豔之下熾熱的穴底。
  武進了手術室後,晨在外面守著,武說他的家人都在外地,一時半會兒回不
來。那個醫院據說跟武的爸爸公司有業務往來,雖然只是個小手術,醫院仍然安
排了最好的醫生。
  武作手術的時候,我跟楠去掛了號,打算申請作性病血檢。科室裡一個裝著
白大褂的中年婦女冷臉看著我們,問是誰要作。我忙指著楠說是她。白大褂仍是
盯著我,彷彿我剛強暴過她五歲半的外孫女,問你們三天內沒作過吧。我愣了一
下,喃喃說什麼作過。她臉更是冷,說我問你過去三天內你操沒操過她。我又呆
了一下,回頭去看楠,看她低著頭,嘴角似乎還有一絲笑意,像一支初開的玫瑰
,我一時呆住了,聽腦袋後的聲音更是冷:「你們要是有懷疑的話,最好兩個人
都要作一作檢查。」我回頭看她,見她嘴一張,又冷冷的說:「說實話,上次你
操她是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嗯是什麼時候呢?」我愣了一會兒,只好說就是今天下午。白
大褂大皺起眉來,又問我作的時候帶套了麼?我想了想說沒。白大褂眉皺的更深
,半晌不說話,我低著頭,像個剛錯操過母親的小男孩,感覺著她下一刻就要拍
起桌子來,這時白大褂卻忽的和藹起來,柔聲跟我解釋說,三天內傳播的性病檢
測不出來,讓我們三天後再來,又扔了一盒福利裝的安全套給我,說以後操逼別
光顧著爽,說無論是搞掉誰的命或者是搞出什麼命都不太好,又建議我找小姐的
時候最好能一下套兩個──如果我這時有膽子反駁她的話,我會建議她老公一下
套十個,那樣不只安全還會顯的雞巴更粗些。
  受了一通教育後,我跟楠出了門。走了一會兒,楠忽的停了下來,側身看著
走廊牆上的宣傳佈告不說話,我愣了一下,也停下來,走回到她身邊,陪她看起
來,見上面除了幾個半禿的大腦袋也沒什麼好看的,又看楠,見她其實並沒在看
佈告,只是閉著眼,身子正打著顫,像是正發作著瘧疾,小臉脹的通紅,過了半
晌我才反應過來她是在努力憋著笑,眼見著眼淚都擠了出來,這一刻她像是一朵
完全展開的花朵。
  好不容易楠終於止住了抖動,伸手抹了抹眼,靜靜說走吧。我沒動,看著她
,一臉的嚴肅,問你沒事吧。她看著我,噗的笑起來,說你嚴肅起來真是可愛。
我仍是看著她,更是看不明白這個女人,這哪裡還像是個前不久還叫的死去活來
給七八個大漢輪姦過的花季少女,更像是剛加班加點接了十幾個客掙了一大桶金
的怡紅院頭牌婊子。她看著我,慢慢也冷下臉,靜靜跟我對視著,忽的兩行淚悄
然從眼眶裡湧了出來。
  楠默默擦著淚跟我向外走,我邊走邊端詳著她,終於沒忍住,說你還是笑吧
,看你哭我也想哭。她停下來,眼睛紅紅的直直看著我,我有些慌,忙改口說你
願意哭就哭吧,也不用非得照顧我的情緒。她噗的又笑出聲。我壯著膽子小心翼
翼的問她現在你不擔心那些人有性病麼。楠冷下臉看著我,忽的一笑,伸手摸我
的臉,柔聲問我說,那今晚上我傳染給你好麼。我愣了一下,半天反應過來她是
什麼意思,結巴的說那武,那武。
  楠噗的又笑,說小弟弟真可愛,真好騙。在醫院院子裡,楠漫無目的的逛著
,緊閉著嘴一聲不再吭,不再笑,也不再哭。我跟著她,也是一聲不吭,像是她
的影子。
  回到武動手術的樓房,見過道裡晨已不見了人。我們打聽著找到武的病房─
─是一個單獨的區域,有自己的大門,門口站著一個保安模樣的人,他問了我們
名字,放我們過去,我走進去幾步發現楠並沒跟進來,回頭看她,她只是沖我微
微的搖著頭。
  沿昏暗的走廊走,拐過一個彎,右手側一個小門,門中央鑲著一塊透明玻璃
,那一刻我心裡莫名的緊張了起來,我意識到其實我內心裡是不想過來的,我還
不知道如何去面對他們倆,尤其是晨。
  一種說不出來的恐懼感像鳥爪一般緊緊抓攥著我的心臟,我像作賊一樣的輕
輕的俯下身透過門上玻璃向屋裡看去,見武跟晨正小聲說著什麼,過了一會兒,
兩個人忽的同時咯咯笑起來,武又皺著眉去捂肚子傷口處,晨一時慌了神,坐在
病床邊手足無措,過了會兒,武直起腰,衝晨又說了什麼,晨愣了一下,握著小
拳頭打他的肩膀。
  我呆在原地,看著屋裡兩個人像一對戀人般的嘻笑著,我慢慢直起身,拖著
腳向走廊深處走,停在一扇窗前,看窗外打滿雨的白樺葉子正給風吹得嘩嘩作響
,像是自己散亂的頭緒,忽的意識到武肚子上的那把刀其實仍是插在自己的心臟
裡的,想著是不是自己也該去作個手術把它啟出來,想著自己是不是該安靜知趣
的走開。
  默默又胡亂想了一氣,我走回到那扇門前,手搭在門把上,半天不動彈,手
顫抖著,徘徊在拉與不拉之間,彷彿一個拆彈專家在分析著是剪紅線還是藍線。
  我終於放棄,俯下身又悄悄向裡看去,見晨正低著頭削著蘋果,武斜倚在床
上看著她,眼裡閃著光,我心裡又隱隱的痛了起來,我想到才僅僅是兩天前,那
個租住的房間裡,當時還是我像武那樣的躺在床上,看著晨在一邊悄聲的給我削
著蘋果。這一刻我有一種錯覺,想著,是不是在我不經意的某個時候,我跟武交
換了身體。
  這時武忽的說了什麼,晨呆了一下,�頭看武,武輕輕的又說,看著晨,又
捂起肚子來。晨看著武,過了半晌,輕輕搖搖頭,又看向門口的方向,我頭不由
的向後縮了一下,晨似乎並沒查覺到門外的異樣,又扭回身,跟武說了句什麼。
武再勸,晨於是不再說話,臉慢慢埋進長髮裡,呆呆的看著地面。武皺著眉又說
什麼。晨終於起身,從床下拿出一個怪怪的東西,聽著武的吩咐把武的病號褲褪
了下去,武那超大號的雞巴像一柄鐵劍在空氣裡晃了晃,直直的聳在那裡。武的
那東西比我的要長上半截也粗了好幾分,特別是這個時刻,在燈光下,在晨掩口
小兔子般驚駭的目光裡,尤為的壯觀。
  晨拿著那奇怪的東西,一動不動,眼睛盯著武的雞巴,睫毛飛快的眨動著。
這時,武似乎嘆了口氣,搶過她手裡的的東西,彎腰把那東西的嘴向自己雞巴套
去,它原來是個尿壺。
  武忽的張嘴大叫一聲,似乎是觸到了傷處,眉毛緊緊皺起,晨慌忙的站起身
,接過武手裡的尿壺,呆了一會兒,終於把它慢慢向武的雞巴套過去,好不容易
套進去後,武又說了什麼,晨臉上又一紅,呆了一會兒,等武再次催促後,她伸
出另一隻小手,輕輕向雞巴搭去,當它觸著雞巴的那一刻,像是觸著電一樣的給
彈開,過了一會兒終於再次放了上去,把它輕輕向武腳的方向壓,像在用力的扳
著一根粗樹枝。
  武的雞巴終於給壓成一個小的銳角,伸在尿壺裡,可半天,那雞巴也不見有
尿出來。手一邊按著雞巴晨一邊扭頭疑惑的看著武,武尷尬的解釋著什麼,大嘴
又噥成一個圈,作了一個吹哨的口型,又看向晨。晨這時臉上像是鋪著一層彩霞
,愣了半晌,小嘴終於慢慢噥起來,輕聲的「虛」了起來。
  我靜靜走開,一步一挪的向大門口方向走著,想著某年某月某日,花前月下
,濃情蜜意之時,我拿著晨的小手,把它放進我的褲子裡,當時那隻小手劇烈的
抖動著,看似極為不情願卻是毫無抗拒的被我放到了我的雞巴上,它觸上我雞巴
的那一刻,也如今天一樣的彈了開,過了一會兒又放了下去,把它輕輕握在手裡
,我引導著那隻小手,讓它仔細的感知著雞巴的形狀,它的興奮,讓那隻小手從
龜尖摸到柱底,讓它揉捏柱根的兩顆埋在摺皺肉囊裡的兩個小小的鳥蛋。「原來
它是這個樣的啊。跟書上的照片不大像的呢。」那時晨喃喃的說。
  等我再有意識我已經跟楠走出了醫院大門,「你到底怎麼啦?!」醫院門口
楠問我。
  「沒,沒……沒什麼。」我吱唔的回答。
  「晨今晚在那邊陪床?」
  「嗯……可能吧。」楠又看了我一眼,低著頭不再問,我們坐公交車回到學
校。
  武與楠都沒有要報警的意思,大概武會讓他爸找人私下處理吧,考慮到楠被
輪姦終究不是什麼好瞻仰的事情,再加上跟我也沒太大關係,我也不好意思說什
麼,因為如果硬要說這件事跟我的關係的話,我更像是一個失敗的施暴者,而非
受害者──到時到了警局我總不能好意思跟民警叔叔說我傷的比武更深心臟裡正
給插著一把無形的刀。
  到了學校大門口,已經是晚上八點多的樣子,學校的餐廳早關門了,楠指著
對面的小館子問我餓不餓。我說不餓,又跟她說抱歉,說知道她這個時候需要安
慰,可自己還有點事要去辦。
  當然,我當時連撒尿這一類的小事也沒一件,我只是不敢讓她再看著我,我
怕我會忍不住撲到她懷裡哭出來。我像一個木偶在若大的校園裡漫無目的的走著
,聽著花叢間情侶的竊聲笑語,看著燈光下幾個大一的新生無憂無慮的打著籃球
,感覺著自己那無憂無慮的時光,似乎還在很多很多年以前的兒時,又似乎只是
在這天的清晨。看著遠處教學樓閃爍的燈光,想著彷彿是一秒鐘之前,自己心愛
的女孩噥著小嘴把口裡的牙膏沫吐到我的臉上,又在下一秒,她羞怯的握起另一
個男人的雞巴。
  我想到兒時的那個午後,那個淘氣的孩子,光著腳在街上踩到一個碎著的玻
璃瓶子,然後捂著像是裹著一面中國國旗的腳跑回家,抽泣著向母親討著安慰。
聽正在忙著的母親沒好氣的說「活該」,說自己出去用泥巴糊住就行了。
  「我媽媽畢竟是愛我的,不是麼,打小姐姐就抱怨媽媽偏向我,從小到大媽
媽對我疼愛的事成千上萬,我為什麼老是想著那些不好的呢?」我邊走邊想著:
「晨也是愛我的,不是麼,我為什麼要老去想她偶爾給別的男人削削蘋果,有時
握握別的男人雞巴這一類的事情呢?」
  「晨還是愛我的,我們這一年多的感情總不會在一天裡就崩塌掉吧,嗯,她
還是愛我的……」我一遍一遍重複著:「要樂觀一些,對,要樂觀一些……」
  當我停下看向高高幽亮的路燈,發覺它晶瑩模糊一片,像是在淋著雨,又看
著身邊擦身而過的男生女生,他們也全淋在雨裡,不知打傘。
  我來校園一角荷花池前,無聊時候我經常會走到這裡,與池水裡形色各異的
魚對視。池水邊正站著一個女孩,聽到我的腳步,回頭,是楠,都愣了一下,又
各自匆匆摸著自己的臉。
  「沒吃飯?」我問。
  「不餓」楠說:「怎麼事情辦完了?」
  「嗯,辦完了。」我說,然後,兩個人都沒有話,一起靜靜的看著幽幽的池
水。
  「對了,」我問:「怎麼不去陪武?」楠繼續看著池水不說話。我又問:「
你生他氣了?」
  「那你為什麼不留在那邊?」
  「嗯?」
  「留在那邊看著你的小寶貝,別讓狼叼走了。」
  我不再說話,只是看著池水,心裡說已經給叼走了。
  「我餓了。」這時楠說:「去買些吃的吧,再買些酒,拿回去。」
  在我跟武的屋子裡,兩張床之間,搭著簡易的小桌,上面擺滿著形形色色的
熟食,涼菜,我坐在武床上,楠坐在我床上,靜靜的,我們兩個都不說話,各自
喝著自己的酒,吃著自己的飯,想著各自的心情。
  「你打小就喜歡畫畫?」楠問。我呆了一下,�頭見她正扭頭瞅著我床邊的
一幅畫。
  「不是,上了高中才開始的,太晚了,當不成藝術家。」
  「你喜歡凡高?」我呆了一下,看著她點點頭。
  「嗯,」楠指著那幅畫跟我解釋:「武跟我說過這是凡高的畫,那個人我也
知道點的呢,聽說為了個女人把耳朵割了。」
  「嗯,也沒全割,其實就是割了一點。」我手比量著小聲補充,語氣確切,
彷彿割的時候自己也在現場。
  楠又低下頭喝酒,過了會兒又問:「怎麼喜歡他的畫,我怎麼就看不出一點
好來?跟我說說,都有什麼好的。」
  我想了好一會兒,終於搖搖頭說:「這個也說不上來,很難解釋,就是喜歡
那種感覺吧。」楠紅著臉皺著眉看著我。想了想我又說:「嗯,應該就跟看女人
一樣吧,各人有各人的偏好。」楠定定的看著我,哦了一聲,又低下頭喝酒。
  「不過,」我想了想又說:「也有可能是因為他的畫,嗯,幾乎每幅都有著
自己獨特的歷史吧,初看畫倒沒太多感覺,最多可能只是喜歡,可當你了解了它
的過去它背後的那些故事之後,你就會愛上它的吧。」
  楠手裡按著酒杯,低著頭不說話,忽的喃喃說:「需要知道她的過去呢。」
�起頭看著我說:「你說是晨漂亮還是我漂亮?」
  我想了一會兒,老實交待:「當然是你。」
  「你喜歡我麼?」
  我又呆了呆,仍是老實回答:「喜歡。」
  「哪種喜歡?最多只能雞巴硬得抽筋的程度?」楠戲謔的著看我,燈光下兩
隻大眼閃閃發著光,我輕輕咽了口唾沫,不說話。
  楠盯著我的眼:「我告訴你我的過去,讓你了解我的歷史,那麼,你就會愛
上我麼。」
  我咳嗽一聲,拿起酒杯。
  「跟我說說你的過去吧。」過了一會兒,楠說。
  「說什麼?」我問,又說:「我這個人從小到大沒做一件風風光光的大事,
實在沒什麼好說的。」
  「你家裡姊妹就你自已?」
  「有個姐。」
  「嗯,我有個哥。」
  「其實……」我跟她同時說了一句,又都停下來看對方,我擺擺手,意思是
讓她先,她不肯,又沖我擺,非得讓我先。
  「其實,」我說:「我打小是想要能有個妹妹的,我現在都成戀妹狂了。」
  她笑著看我,不說話。我說該你了。她仍是笑,過了會兒終於說:「我其實
打小是想能有個小弟的。」我也跟著她笑,聽她又說:「小弟弟,看來是姐姐賺
到了耶!」忽的臉一冷,一幅生氣的樣子:「是不是我比你小你才會愛上我?是
不是,那個我是你妹妹的話,你現在已經把我撲到床上去了!」
  我仔細端詳著她──五官清晰,鼻挺眉秀,可以說無一處不美,尤其這個時
候,臉上又映著酒暈,像一朵待人採摘的花蕾。
  「你喝醉了。」我笑笑說,又問:「你跟武怎麼認識的?」楠看著我不說話。
  「啊,不光是我想問的。」我忙解釋:「我們班的同學都想知道的呢,都不
知道他是怎麼追你的呢,彷彿是一夜之間,英語系最冷最豔的一朵花兒,就讓武
憑空采了去。」楠盯著我仍是不說話。
  我低下頭,尷尬的找話:「我們班上男生都嫉妒著呢。」
  「你跟武是怎麼認識的?」楠問,又解釋:「我是說怎麼跟你成朋友的──
就我的感覺,你們兩性格不像是一路子的。」
  「嗯……」我想了想說:「說起來也算是不挨打不成交。」
  「嗯?」
  「嗯,是這樣,那時我們男生三個宿舍,我跟武不在一個宿舍,入校後開始
那幾個月我跟他沒一丁點交流。有天武跟他宿舍裡的一個為什麼事爭執起來,旁
邊的舍友勸著,一會兒大家也就相安無事,可過了幾天,社會上就有兩個混子帶
著酒氣上門找跟武有過節的那個同學的事,說他惹他們兄弟不高興要收拾他,那
個同學當時不在宿舍,他們又跑到我們宿舍找,站在門口問我們那個同學哪去了
。我們宿舍的人當時正看著什麼球賽,我一個室友可能嫌他們吵到我們了,回頭
瞄了他們一眼,結果,他們就沖我那舍友去了,不停推搡著他的後腦勺,說小子
是不是不服。我那舍友任他們推著坐在那裡不動,我在旁邊看不過,過去攔,讓
他們別太過分,結果,最終是我給打了。」
  「嘻。」楠輕輕的笑:「就這麼背?」
  「嗯,就這麼背,第二天,武非拉著我過去跟他那兩個朋友喝酒,讓他們跟
我道歉。說那事也怪他,說跟同學吵架的那天晚上,他在酒桌上跟那兩個朋友隨
口說了,沒想到他們會找上學校去鬧事。又說他那兩個朋友屠夫一樣的臉,當時
滿屋子裡的人就我敢上前攔架,說我這個人值得交。嗯,就是這樣。」
  楠楠輕聲嗯了一聲,似乎在想著什麼,說:「男人這種敢出頭,見義勇為的
舉動,可是最吸引女孩子了。」隔了一會兒又說:「晨就是因為這個跟你交往的
吧?」
  「嗯?是麼?」我愣在那裡,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不由的皺著眉想:「
晨約我出去是在那之後麼?真是因為那點事的麼?」
  「是麼?」我不由又喃喃的問。楠盯著我不說話。「哈!」我忽的感覺有些
好笑:「我因為一個與她不相干的人挨了一頓打,竟能讓晨愛上我,那武為了她
差點丟了命,晨還不愛死武?哈!哪有這樣的邏輯?」我乾笑了幾聲,看楠,她
靜靜的看著我,不說話。
  「不可能的是吧?」我認真的看著她,那一刻我像是一個剛得知自己患了絕
症卻又不甘心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問著主診醫生,想從他嘴裡聽到一個否定的答複
。楠跟那個主診醫生一樣,只是憐憫的看著我。
  「不可能的吧?」我又問。
  「你真還是處男?」楠問。
  「嗯?」我呆了一下,慢慢點點頭。
  「你心裡那麼看重這處男或是處女?」
  「嗯?其實也沒多看重,嗯,至少這處男倒是挺丟人的。」
  「那麼處女呢?」
  「嗯,應該每個男人心裡都有那麼點處女情結吧,尤其是咱們中國的男人。」
  「是這個緣故麼?」楠楠盯著我:「因為我不是處女,你就任他們操我,晨
是處女,你就跟瘋了一樣的要跟他們拼命?」
  我愣了一下:「嗯?我?你說的是武吧,你可是她的女朋友。」
  「不!我說的就是你!他們強姦我的時候,你只是看著,連動都不願動一下
!」
  我長時間靜靜坐在那裡,感受著對面逼人的眼光,額邊不由的淌下汗來,回
憶著那個時刻,我確實硬著雞巴像個正在看黃片的小青年。我�頭看楠,她仍是
盯著我,我看著她如刀一般閉起的小嘴,眼前卻現出那瀰漫著盅惑氣味的兩瓣陰
唇。我咽了口唾沫,頗為艱難的說:「我那時只是一時沒了意識。」
  「嗯?」楠看著我。
  我解釋:「那,那是我第一次見到真實女人,嗯,那個地方,我一時給它吸
引了。」楠仍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像是看透了我腦子裡一切的骯髒念頭,我有
些心慌,又補充說:「嗯,當然,這可能也只是一個藉口。我當時沒動只是因為
膽子小,不敢動。」
  這時,楠站了起來,跨到我眼前,我坐在那裡,�頭疑惑的看著她。見她把
自己的腰帶結了下去,我一呆,她又把自己的褲子整個脫掉,回身扔到了床上。
  我繼續仰頭看著她,細細聞著身前女人那特有的氣息,大口大口的吞著唾沫
。楠輕輕撫著我的頭髮:「小弟,想看的話就把姐內褲脫了,仔細的看清楚。」
我看著她,不動,額頭出了汗。「我已經仔細洗過了,誰的雜味也沒有,」楠又
摸我的臉,繼續柔聲說:「沒有那些男人的,也沒有武的,現在我是純潔的,小
弟,你想不想嚐嚐我的味道?」
  我伸出手顫抖著把她的內褲慢慢的褪下去,楠把她的胯分開,指著胯間那道
細細的肉縫說:「用手扒開,聞聞它。」她把胯部向前送了送,我閉上眼,深深
嗅了幾口,又覺自己的嘴唇給什麼溫溫、軟軟、濕濕的東西貼住,像是晨的嘴唇
,我仍是閉著眼,一邊深深嗅著那微微腥臊的氣息,又伸出舌頭,在那道肉溝裡
探著舔著,「哦!……」楠重重的呻吟著,像是一味催情劑,我伸出舌頭,往那
道溝壑深處用力的掘了一掘。「哦!!」楠低聲吼了一聲,把身子再向前靠,把
自己的下體拼命的往我嘴裡送,嘴裡喃喃催促:「快!全含上!全含著!!」又
伸手用力攬著我的後腦勺,把我的腦袋死命的按在她的胯間,像要打算把它塞進
自己的陰道裡去。
  我第一次添女人的那個地方,沒有任何經驗,只能任由楠吩咐,時而用力的
抿著她的陰唇,時而吸她的陰蒂。沒多一會兒,我舌頭的舔動速度就達不到她情
慾高漲的速度了。楠不停的催促我,白嫩的肉胯飛快的在我嘴上抖動著。最後,
直接把我推倒在床上,跨到我的頭上,把肉逼在我的下巴上、嘴唇上、鼻子上、
眉毛、頭髮、耳朵……飛速的蹭動著,最後把它重新放回我口裡,顫抖著大喊:
「吸我!吸我!快吸我!!……」最後,身子向條竹節玩具蛇一般扭成幾節,大
幅度的抖動了幾下。
  楠半晌從我臉上爬起身來,下了床,又俯下身輕輕吻了吻我的嘴唇,在我耳
邊輕輕細語:「謝謝!我很久沒這樣高潮了!」我疑惑的看著她,她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重新趴回我耳邊解釋說:「下午的那個是假高潮。」
  「假高潮?」
  「不是假裝的,是不完全高潮,你以後慢慢會懂的。」楠說完又吻了吻我的
臉,輕輕說:「我愛上你了!」
  我張著嘴看著她。她輕輕又笑:「騙你的!小傻瓜!」看著我略有失落的表
情,又皺著眉說:「你們男人怎麼都這樣?」沈默思考了一會兒,終於點點頭說
:「那就說實話──有些時候我真是愛上你了!嗯,比如現在!」
               (03)晨
  晨是清晨草葉上的一滴露珠,又是西天的一絲暖陽,當你擁有她的時候,會
覺的理所當然,而當你失去她,你才會意識到這個世界裡如果沒有她的話,一切
都褪了顏色。
  愛與慾,到底哪個在先呢?這彷彿是一道無解的如同雞下蛋與蛋生雞的偽命
題,這個世界總是充斥著無數的偽命題,我只是有時會疑惑為什麼沒人提出過是
先有陰道還有先有雞巴的命題。有天我在心靈雞巴湯的書裡看到一組名句:愛在
慾先,有愛有慾,無愛無慾,愛生慾生,愛死慾死。看完這句我有拿雞巴操死這
作者的衝動,不管他是女是男,是禽類還是獸類。
  那天夜裡,暈暈沈沈裡我作了一個夢,夢裡晨正怯怯含羞的含弄我的雞巴,
我正呻吟著,那張臉又換成了楠,過了一會兒,又發覺楠在含的其實是武的雞巴
,再過一會兒,意識到是晨在含著武的雞巴,還在沖他甜甜的微笑。那雞巴卻就
在那片笑容裡噴發了。第二天早晨醒來,數完陽光透過窗簾打在地上的小圓點,
忽的想起夜裡的夢遺,心想著內褲裡面肯定是一塌糊塗,忙去解自己的腰帶查看
,卻發現腰帶是解開的,褲門是敞開的,那條白內褲純白如昔,再翻看著雞巴,
一塵不染,不由愣在那裡,見雞巴中部給套繫上了一根黑絲線,圍了好多圈,結
開,放到陽光下看,卻是一根長髮。 
  我敲了半天女生房門,最後推開發現,楠不在屋裡。
  晨缺席了近一整天的課,下午才去了教室──由於我們建築系每個人需要自
己的工作桌製圖,需要空間地方放圖板、畫效果圖什麼的,我們有自己的固定教
室。當時快到吃晚飯時間了,教室裡只有五六個同學還在忙著自己的設計方案,
這段時間老師給我們的是一火車站大廳的設計作業,我當時也在這五六個人裡面
機械的畫著平面草圖,
  這時,晨進了教室,站在我身後,看著我,一聲不吭。
  這時武住院的事兒大家還都不知道,昨天山上小屋裡的那些事當然更是沒人
得知。那幾個同學還沒注意到我跟晨的神情,其中有一個要好的還故意開我們的
玩笑,說方你可要看好了,你家晨跟野漢子在外面呆到這會兒快一天了。跟以往
一樣,我笑著讓他去死,說只要你別惦記就行。不一會兒,他們就知趣的走開了
,教室裡空空的只剩我和晨。我仍是不停的畫著草圖,不敢回頭看晨。
  這天裡,昨天的事情一遍遍的在腦子裡過著,每過一遍我對晨病房裡的表現
便少了些怨意,最後,我覺得這件事之後,她無論怎麼對待我都是天經地義的,
因為一切都是我的責任。這世上終究沒有幾個女人能受得了一個男人,在他女友
在他面前被破處被輪姦卻無動於衷的噁心樣子。
  這個時候我滿腦子裡都是晨要被他們拉去輪姦的那個時候,我給那個人刀架
在脖子上,貪生怕死窩囊的樣子,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友給他們糟蹋,對她的呼
救無動於衷,最後競是一個不相干的人衝出去,拼了命的守護她。事後,他們三
個人一句責怪我的話也沒有,更襯出當時自己的噁心,讓自己更加鄙視自己的懦
弱。
  我背著晨,嘴唇不經意裡抖起來,那句「對不起」在嘴唇上抖動著,可這三
個字該用什麼樣的語氣對她說才合格呢?
  「晨這一天都在醫院裡麼?昨天夜裡她是否舔過武的雞巴?她已經把自己給
武了?她會跟我分手麼?」──心裡的另一面又在不停的問自己。
  這時,晨撫著我的肩,輕聲說:「對不起。」
  我扭過頭,看著晨一臉歉意的樣子,手不由的哆嗦著,眼也濕了──仔細想
過,我知道在那件事之後,我們的關係估計很難繼續下去了,也知道晨可能會跟
我說分手,跟我說她跟武的新感情,可真正的面對時,我發現我根本接受不了。
  晨看著我,說了句「我」,停下來,低著頭,紅著臉,一副幹了虧心事小女
孩的樣子。她的樣了讓我心裡更像是有把刀子在劃著,我乾裂著嘴,張合著,想
安慰她說「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這一類的話,卻給堵在嗓眼裡,發不出一點聲
音來。
  晨終於�起頭,正要繼續說,我打斷地:「晨,改天跟我說好麼。」我沒勇
氣看她,移開視線說:「我現在接受不了,我會死的,改天再說好麼?」我把頭
別過去,不想讓她看到自己濕濕的眼,不想讓她更加的鄙視我。我看著窗外,說
:「給我一天就行了。」
  說完我便快步走出了教室。
  出了教室後,我直接去了城市另一邊另一所大學,我高中的同桌在那裡念金
融,他跟我家境相仿,是我最鐵的一個朋友。本想只是在那邊躲上一天,卻一恍
呆了三天。當初帶著晨跟他見過後,他對晨不太感冒,勸我說晨的家境太好,跟
我們差的太遠,將來兩邊老的那一關就很難過,又說晨一看就是那嬌嬌女的樣子
,以後下了社會哪裡會跟一個男人吃苦。
  那邊我大體跟他說了我跟晨的事情。那個時候,朋友當然是努力的安慰我,
說也有可能是誤會,說兩個人那麼長的感情,哪可能說斷就斷的,說即使是她一
時想斷,也可以把她再爭取過來呢,說感情這東西很難講,並不是誰帥誰有錢,
女孩就一定會跟他,又說我太悲觀主義,受高中的事情影響太深,說我想事情老
是愛鑽牛角尖。
  朋友說的很她媽有道理,我卻她媽很難採納,因為他她媽個人一直還沒處過
對象。
  不過,跟朋友發了發牢騷,心情終究好了許多,三天後,我回到學校。這時
,同學們都知道武住院的事兒,但知道的只是武作了個闌尾切割手術。
  晨在教室裡找到我,問我這幾天去哪了,我說家裡出了點急事,回去了一趟
。我跟晨一起去了學校南院的操場邊一角落,是我們幽會的地方,「真是個告別
的好場所啊」,我心裡想著。陽光下,看著晨紅樸樸的小臉,全身散發著濃濃情
慾,我一時有些呆,想了想這應該是武這幾天的功勞,內心裡又莫名的痛了起來。
  晨看著遠處,球場上,建工系正跟機算系踢著比賽,比分不得知,踢的卻是
一樣的臭,也許正是國足老出不了線的原因,晨說:「方,對不起啊。」停了會
兒,晨接著說:「你知道,我是個很保守的女孩……嗯……可,可我覺得再這樣
下去對你不公平,這些天我一直在想……可你知道,嗯,這話很難開口,昨天武
也說我了,說我不能那麼自私,讓我儘早跟你說……」
  「你不用說了晨。」我衝著她微微的笑:「我明白了。」她把頭垂得更低。
我接著說:「還是我說吧──我們分手吧……嗯……不是你的錯,我們原本就不
合適,還是武跟你配,他都可以為你去死,確實值得你去喜歡。」晨面帶驚訝的
張著嘴看我。我沖她繼續善解人意的笑:「對,你們的事我那天小山上就感覺到
了,那天晚上病房裡……嗯……我也看到了,別說對不起,不是你的錯,也不是
武的,歸根結底是我的錯,是我辜負了你。」
  「你要跟楠一起?……你真的喜歡上楠了?」晨一臉怒氣的看著我。看著她
的臉,我呆了一下,那個清秀的嬌小面孔忽的變的醜陋起來,心裡慢慢也怒了─
─這女人自私起來可真是不講道理,她對你變不變心不要緊,卻是要全天下的男
人都一輩子念著她。我冷著臉說:「這跟你沒關係!」
  說完我便昂然的走開,心裡湧出一份悲壯的感覺,感覺裡自己是一位正坦然
赴死的革命先驅,對自己面對分手這麼天大的事情還能保留著男人的自尊,內心
裡很有些欣慰。
  學校附近一條街上一家接一家的小餐館,都是針對這所大學的學生的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4408-2901:28晓奇的遭遇
点击:2607-2402:14被兩個女人玩
点击:8908-2901:30性欲极旺盛的少妇
点击:11604-0519:48小婷婷的爱1
点击:6008-3000:55做化妆师的妈妈
点击:7208-3000:56千万不要在家里偷情
点击:20708-3000:57在美国带大陆游客找小姐的趣事
点击:1009-1509:38一次次的意外让我沉陷嫂子的裙下啊
点击:6308-2702:37[人妻乱伦] 治病成就乱伦
点击:6208-3000:57釣魚,有山有水有美女
点击:6108-2702:38快乐公公及三个媳妇
点击:7008-2901:29搞别人的老婆滋味总是不一样
点击:1309-1509:40讓姐姐懷孕…
点击:7604-0419:55美少女调教06
点击:9812-2117:31妹妹你真好色!
点击:9108-3000:56在黑网吧狂干小紧逼90后收银妹子
点击:3408-1401:33[人妻乱伦] 堂姊的水中嬉戏
点击:12406-0100:03霸宠绝美村姑完
点击:4908-2901:30偷摸阿姨的乳房
点击:809-1509:38出租屋的春天(1-4)
点击:9011-2001:30家庭野战
点击:7208-3000:56想不到一箭双鵰
点击:6708-3000:56奇葩事!!94年的小美女主动让我检查尿道!
点击:7608-2901:29当龟头插进姐姐下体的
点击:9708-3000:56KTV上了个处女陪唱
点击:4908-2901:29娇妻如狗
点击:6708-3000:56卒业后和两个女同事的┞锋实故事
点击:13101-1314:38直播
点击:6108-2901:30妻子被别的男人内射
点击:4208-2117:35分享我的公交类型女
為逝去的一,乳房下垂怎麼办,乳房下垂增大胸部,乳房下垂增大仪,乳房下垂咋办,乳房下垂咋个办
乳房下垂怎麼办-激情视频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乳房下垂怎麼办,出租乳房下垂怎麼办,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激情视频播放或播映。
TOP反馈